返回沧海行云录第9部分阅读  沧海行云录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最新网址:m.qiliuwx.com
    沧海行云录第9部分阅读 (第1/3页)

    轩昂的俊美男子,朝那面貌和他有几分相似的绝艳佳人使个眼色,她立即解开背负的古雅瑶琴,席地而坐,一阵动人心魄的天籁乐声随着素手轻弹,顿时弥漫了整个荒山古寺。

    乐声初起时,音韵铿锵时疾时许或高或低,疾处如奔马,徐时若游舟,极为舒缓和谐。继而乐声一变,韵律转为高昂,裂云穿石惊涛拍岸,或如勇士对酒高歌,将赴沙场,或如战鼓频催马隔裹尸,或如黄钟大吕霞聋伐聩。俄而如泣如诉,怨妇思春母盼子归游子思乡诸般悲苦,哀切欲绝,极是引人泪下。

    如此持续许久,祝凤翔已是玉额香汗微露娇喘吁吁,慕容寒灯和祝龙仰二人则盘膝二坐,凝注心神丝毫不敢松懈,因为祝凤翔的琴技显是修为尚未到家,不能操控自如,间或有汩汩内力袭至二人身上,一不在意就将为其所伤。

    藏边三毒齐齐运功抵御,苦忍良久终难以承受这一代宗师庄清音的音杀奇学,三人同时发出凄厉惨嚎,鲜血狂喷,抛洒如泉,骇然大惊下知道内腑已受重创,再不觅地疗伤,必将永难复员如初,且三人何曾见识过如斯绝学,不禁胆丧魄裂,再顾不得独门至宝尸毒化血网和网中的猎物,变色转身疾掠而逃。

    祝凤翔见强敌骤去,心神一松,纤指连挥,瑶琴最后三声清鸣,声震百里,琴停弦止,仅闻空山传声久久不绝。藏边三毒亦是内力极为深厚之人,若非祝凤翔全力运使“筝音摧魂”的必杀绝学,万不能使三人如此轻易败退,只是此时祝凤翔亦是竭泽而渔,体内真气贼去镂空,娇躯不由仰身后倒,在三毒去后迅速跃起莫立妹子身后的祝龙仰忙伸手扶住,方不致委顿在地。

    慕容寒灯突睁双目,微笑道:“祝姑娘此刻耗尽真力,恐日后留有后患。”

    说着从怀中取出三颗朱红清香扑鼻丹的丹药,交与祝龙仰手中,接道:“这是在下家门秘传的疗伤灵药回天再造丹,祝兄给令妹服用一粒,或有奇效”

    祝龙仰伸手接过,毫不迟疑地给妹子喂服下去,一掌伸至祝凤翔背心“至阳穴”,一边度入一股同源异流的“水云诀”内力,以帮助药效发散,一边皱眉叹道:“适才听那三人所言,这什么尸毒化血网蕴涵巨毒,现下你我三人俱都困于其中,却如何是好”

    慕容寒灯目射异芒,道声无妨,伸手自怀内取出一颗红艳玉珠。珠光顿时暴射红焰使一殿皆赤。他一声大喝,伸指突点珠上,红光突暗,旋即一片紫红暴展,耀眼生眩,尸毒化血网一遇此焰,竟立时如雪向阳光,化作飞絮飘散无迹。

    祝凤翔得回天再造丹和兄长内力双重之助,已然恢复二成功力,此际见此异相,不由娇哼道:“你身怀宝珠,为何先前不取出,害得我们平白受此虚惊”

    慕容寒灯拱手解释道:“在下还是方才灵机一动,想起试用此家传奇珠,此珠可避毒避火,三怪曾谓网有剧毒,但在下未及料却也可以破除这名闻西域的格鲁派至宝尸毒化血网。疏忽之处,还望姑娘恕罪”

    祝凤翔秀眸一转,柔声道:“现在大家算是患难之交啦阁下该和我们兄妹说实话了吧你究竟是何人为何盗用魅影公子慕容寒灯的名号”见对方似乎意欲辩解,玉臂一挥,不满的娇哼了一声道:“你无须彻词掩饰,我兄妹都曾见过慕容寒灯本人,你可是假李鬼遇上了真李逵还有,那什么格鲁派又有什么来历你可得一一交代清楚,否则别想过关你”。

    祝龙仰知道江湖中人各有隐秘,极是不欲他人打听己身隐私,忙打断妹妹的话,横了她一眼,怒声道:“凤翔,你休得放肆,名字不过是一人的代号,无关紧要。这位兄台”

    慕容寒灯苦笑一声,歉然道:“祝兄莫要怪责令妹,实是在下失礼之极,只是在下真有难言之隐,非是故意欺瞒两位。他日有缘相逢江湖,自当告知一切告辞”言罢,飞身跃起迅疾离去,留下招呼不及的祝氏兄妹呆呆出神,不知他为何谈得好好的却忽然离去

    第二十章 重会

    祝氏兄妹默默离开荒寺之际,青木圆中“怜花公子”楚行云却身陷困境,即将面临铁鹰黑龙堂那使上至朝廷命官下至江湖草莽等无数人闻之丧胆的可怕刑罚。赵武居兀自与楚行云斗口时,那老人周三竹前踏一步,不耐道:“赵贤侄,不用再与他废话了,这就开始第一道吧”

    赵武居点头同意道:“上官师伯,你大约恨不得立即火烧这厮吧”见周三竹不置可否地笑笑,楚行云语声有些窒塞的道:“你不姓周”

    周三竹慢慢回头,狠厉盯着他,字字顿挫道:“老夫不姓周而叫上官三筑,筱霜是我世侄女。而且,我身边长随万易三年前便是丧于你手”

    楚行云略一思索,回忆道:“万易是你随从那一次,他暗中劫夺了振威镖局所保的莲心玉环,连杀十四人,而后竟欲强行奸yin总镖头卢仲明随行的妻子陈玉真,实是可恶该杀”

    真名上官三筑的老人死死盯着他,字字似从牙缝挤出般生硬,打断道:“老夫不掌你的嘴,楚行云,我会令你试试更有滋味的东西。”他朝赵武居点点头,身后的赵武居立时阴毒笑喝道:“来人哪”

    随着叫声,石门外进来两名身着水湖长衫的壮汉,手上各执一个尺许见方的红漆木盒。赵武居眨眨眼,邪笑道:“你们去侍候大名鼎鼎的怜花公子,可得使他舒服点。”

    这二人向他微微躬身,恭声道声“谨遵谕令”,面无表情地来到楚行云身前。

    其中一人打开他的红漆木盒,取出一柄锋利牛角小刀,轻轻拔一根头发试了试,头发迎刃而断,他满意的笑笑,将牛角小刀浸入木盒之内一瓶黑色药液中,片刻后取出来,一把撕裂了楚行云的黄色衣衫,露出那白洁如玉的光滑胸膛来。此人圆睁双眼,鼻孔大张着残忍地,慢慢将牛角小刀割向他的肌肤,刀刃如此锋利以致只略一用力,已切裂出一条浅浅的寸许长的血痕。

    楚行云嘴角抽搐了一下旋即回复平静,双目半闭,淡淡闲闲的躺着。执刀人一条一条的割着,一直到划破第十条血口才放回小刀。他的小刀刚刚放下,楚行云已感到被割破的地方生出一种酸痒难忍的感觉,且越来越剧烈,似若千蚁万虫在蠕动啮咬般痛苦之极。他暗咬钢牙,面上依旧毫无表情。良久,那执刀人发觉他没有反应,不禁有些迷惑地望望盒中那瓶黑色药液。

    赵武居冷森森的道:“不用看了,这药不会失效。楚公子身为武林后起之秀,的是忍耐工夫高人一筹,刘一刀,再给他加点份量。”那壮汉刘一刀答应一声,拿起药瓶朝楚行云胸膛上倾瓶泼了下去。

    楚行云顿时觉得一阵火辣,酸痒痛苦猛然加了十倍,锥肉穿心般一直钻到骨髓里去。在五双眼睛注视下,他强自忍耐,在美女面前痛苦哀号他可实在拉不下脸来,虽然这美女是他遭受此次罪厄的罪魁元凶。他紧闭着嘴几乎咬碎牙齿,但是脸上还是平淡无波,只是借着肌肤上的刺激,暗自努力提聚着那一遇外物自然反应的微弱真气,使之运使混转起来,一时之间那刺骨的疼痛倒也不觉怎样难以忍受了。只是在这段极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恢复功力的,以他“万象归元”神功的修为,至少需要一天一夜才可能勉强压制住那诡异的“万妙散功拘魂散”,但他知道若没有这丝丝内力护身,绝对过不了眼下这关的。

    细细观察了他好一会,没发现什么异样来,赵武居不由冷笑道:“姓楚的,赵某整不到你辗转哀嚎,就枉称为离魂秀士”

    楚行云极为小心翼翼地暗试着提引丹田之内那股真力,但刚刚用了点劲,那股真气却已似一团捏得不够紧的雪球颓然溃散。他不由苦笑着暗自叹息一侧的上官三筑见他此际兀自脸露笑容,怒哼一声,飞起一脚踢在他右颊,脚尖带起一蓬鲜血,刹时裂开一道血糟

    蹲在地下的刘一刀飞快在木盒内抓起一撮盐巴,趁机填在他脸上的伤口里,顺手也给了他一记耳光。楚行云却静静仰卧着,宛似没有了感觉,失去神功后的他以完全无能为力了。

    赵武居皱皱眉头,朝另一个垂手静立的汉子示意,那人蹲了下来启开木盒,拿出一只五寸长金色把柄的木棒,约有铜钱粗细,顶端一层浓厚紫色胶状物体。

    他用力将木棒按在楚行云胸膛上,又猛然拔起于是,楚行云身上一块铜钱大小的皮肤随着木棒的拔起而被硬生生的粘撕下来此人不停的按下拔起,拔起按下,不一会楚行云双臂胸膛两肋的肌肤已是血肉模糊斑斑驳驳,凄凄的血水渗糅着红嫩的鲜肉。

    一旁蹲着的刘一刀露齿一笑,抓起大把盐慢吞吞朝这些伤口洒下,还沾着盐巴用力在那些红嫩嫩的创伤上搓揉一番。楚行云低声哼叫着,身躯不由自主地颤抖着,血渍遍布的面孔上肌肉在强烈的抽搐。赵武居用力朝他脸上吐了口唾液,一伸手,执棒人双手捧过十根钢针。他慢慢蹲下去,抓过楚行云修长的手掌,端详一阵,口里啧啧有声道:“好一双修长细白的手掌,细致得和娘们一般。嘿,赵某就来给他超渡一下吧。”

    他拿出钢针,轻轻蘸了点黑色药液,在楚行云声声惨嚎中对准指甲缝插进,钢针一根根直深入指骨。双掌流出汩汩的鸟紫色血液,剧烈颤抖着,这锥心痛苦令楚行云身体一阵阵不停抖索。

    许久,赵武居满意地站了起来,喝道:“刘一刀,将那盒赤血毒蚁放出来吧,让它们尝尝三大公子的鲜血滋味。”刘一刀应声是,自木盒中取出一个寸许见方的小玉盒,上面满是密密麻麻针点大小的透气孔。他轻轻启开,里面赫然蠕动着无数只殷红的小小赤蚁,只只唇掀齿利,令人恶心之极。冷冉祈目光瞥及,不由打个寒颤,全身立起鸡皮疙瘩。

    刘一刀将玉盒一倾,满盒赤血毒蚁完全倒在楚行云身上,这些恶丑虫子闻到血腥味,立即争先恐后蠕蠕爬上,聚集在血肉模糊的伤口中拼命啮食起来,一堆堆一群群的,似乎隐约里可听到啃吮血肉的刺耳声音。

    上官三筑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切,而商筱孀张着小嘴,美眸愣瞪,鼻翼急剧的扇动着,她虽对楚行云恨之如骨,但向来在家娇生惯养的她怎会想到有时间还有如此折磨人的酷刑

    赵武居见楚行云呼吸渐趋微弱,怕他撑不下去,阻止道:“今日就到此吧上官师伯,不能叫这小子就这么便宜死掉,留着他一口气,明日再来分割四肢如何”

    上官三筑干笑道:“一切由贤侄作主便是”

    赵武居冷沉着脸注视着楚行云一会,阴恻恻道:“姓楚的,当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qiliuwx.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