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沧海行6云录第16部分阅读  沧海行云录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最新网址:m.qiliuwx.com
    沧海行6云录第16部分阅读 (第1/3页)

    光四射玲珑妩媚的稚嫩“花蒂”含羞娇挺。他再已压抑不住,一低头就含住稚嫩阴di舔动起来。

    随着他舌尖的舔动吮吸,宗南却郎兴奋地感觉到身下女子不住地娇躯轻颤,被迫分开的一双修长优美的娇滑玉腿也不由自主地将他的头紧紧地夹在胯间。强猛至极的酥麻快感以摧枯拉朽之势将本就已落在下风的理智与羞耻扫荡得所剩无几,就如人体任一部位感到麻痒,都会本能地用手去搔挠一样,朱韵妃也不自觉地纤腰柔举雪臀轻抬,本能地想令那酸痒至极的所在被他更有力地触及。

    朱韵妃对他yin邪挑逗的本能反应更令男人兴奋地用舌尖在阴di上轻舔柔吮,每一次轻微的舔动吮吸无不换来她纤腰雪臀难耐的蠕动,又用手指轻轻拨开那光洁玉润的荫唇中部,一个比针眼大不了多少的嫣红小孔含羞袒露。那无比玉润嫣红的稚嫩小孔细得象一只尾指都不能通过,这令宗南却郎更是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耐心,如不好生怜香惜玉,如此尤物必定香消玉殒。

    他小心翼翼地用小手指极轻极柔地插入朱韵妃神秘圣洁的桃源花径,甫一插入,那无比嫣红玉润的小肉孔边沿柔薄得近乎透明的嫩滑媚肉就将小指紧紧含住。

    朱韵妃原本贞洁的荫道内那从不见天日的粘膜嫩肉本能地将侵入的异物紧紧缠绕,指尖传来令人心神荡漾的娇嫩无比的触感,还有那火热的压迫感令宗南却郎更加证实了初见之时对这绝色佳人面相的观感。

    这清丽端庄圣洁高贵的美美貌女子不但具有羞花闭月沉鱼落雁般清纯动人的绝色美貌,而且天赋异禀身具媚骨,而今含苞待破那可得加倍小心。不只是那失身开苞的破瓜之痛,就是她天生娇小细窄的紧狭花径内层层叠叠鱼蚌漫衍的花壁媚肉对即将侵入的rou棒那种令人魂飞魄散的缠裹紧夹,如不加倍提防,恐怕等不到吸光她的阴元,自己已一泄千里,到时就功亏一篑了。

    他的手指轻轻触摸着那万分娇嫩鲜滑粘膜膣肉,同时品味着那象征贞洁的神圣chu女膜的大小形状柔软厚薄。他突然感觉到嘴间所含的娇软阴di不知什么时候悄悄地变得硬挺起来,他吐出一看,但见那原本清纯含羞的鲜嫩阴di已开始脱去圣洁的光辉充血勃起,在一片嫣红玉嫩的媚肉间羞赧娇挺艳光四射。

    他同时察觉到探入花径的手指间传来一阵阵温润火热的湿意,不禁心里暗暗得意。原来他还在自己的舌尖和手指上涂抹了产自西域令女子肌肤加倍敏感的催情香料,但见效果显着,他不由得又加紧了yin亵的挑逗舔弄。

    全身敏感地带无处不至地强烈至极地yin邪刺激令朱韵妃那本已脆弱万分的芳心终至失守,女子天生根深蒂固的羞耻本能此时也只是仅能在她凝脂白雪般美玉无瑕一丝不挂的绝美胴体上染起一片片羞赧不堪的娇艳晕红。更令她芳心娇羞怯怯地是自己的股间不知为什么会有一阵阵莫名的湿意,而且那火热万分的湿意还不受控制地变得更加清晰湿濡。

    陶世恩这时也发觉胯下的郡主娘娘不知不觉中已发弃了对口中rou棒的摆脱挣扎,樱唇檀口内更是异样的火热湿滑,含羞带怯的丁香小舌也不如异物初入时的惊慌而时不时地在他巨大的棒身上舔动,他不再用双手去固定她的螓首,而是细细地抚玩着朱韵妃娇羞晕红的秀滑桃腮,品味着处子情动如潮时那娇艳无伦的绝色美貌。

    宗南却郎抬眼望去,只见朱韵妃那晶莹雪白娇软丰盈的巍巍玉乳峰上一对嫣红玉润娇小可爱的稚嫩乳头不知什么时候已开始充血勃起,在一片凝脂白雪中蓓蕾初绽般的娇嫩樱桃正含羞怯怯地妩媚娇挺。久历花丛的老手哪有不知此时已是思春情动,他再看看眼前,朱韵妃那原本冰清玉洁的芳草花园已是露珠轻吐亮晶晶湿滑一片,也分不清是处子珍贵的爱液还是自己的唾沫使之春潮泛滥,他知道是该给清纯绝色的郡主娘娘开苞破身的时候了。

    起身将也涂抹了催情香料的黝黑丑陋的棒棒向朱韵妃那神秘美丽的圣洁花园顶去。朱韵妃蓦地感到下身湿润地带有火热粗硬的异物侵入,在离恨阁修习武道时曾涉猎过阴阳采补术一类书籍的她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即将失去冰清玉洁的chu女贞节所带来的巨大失落感令在肉欲本能中飘零沉伦的玉女芳心稍稍地回复了一丝理智,但老练的宗南却郎并没有马上直捣黄龙,而是用涂抹了催情香料同时也可降低处子开苞破瓜之痛的滚烫gui头顶在朱韵妃那早已充血勃起含羞娇挺的神圣阴di上一阵难言的揉动。

    不可言状强烈至极的销魂快感瞬间将朱韵妃稍稍苏醒的理智冲得粉碎,桃腮晕红秀眉紧蹙间一丝不挂的娇软玉体一阵阵轻颤僵直,芳心娇羞万分地感觉到下身秘处更湿了。

    宗南却郎不再犹豫,将硕大的滚烫gui头顺着此时已变得腻滑湿濡娇嫩无匹的嫣红玉沟向下滑去。转瞬间,猩红狰狞的硕大gui头已紧紧顶在那嫣红玉润娇嫩无匹的细细小孔外,因了他的唾沫和处子情动时爱液的润滑,宗南却郎稍稍挺腰,滚烫硕大的浑圆gui头挤迫开朱韵妃蓬门初开的荫道口外两片亮晶晶嫩滑玉润的嫣红肉唇向内刺入。

    两片火热腻滑的玉嫩花唇瞬间将侵入的粗大异物紧紧地死死箍住,花唇内层层叠叠的粘膜嫩肉也迅捷地将擅自闯入硕大滚烫的gui头紧紧缠绕裹夹。快感中沉伦的芳心蓦地发觉下身贞洁的圣地被一根粗硬的异物侵入

    虽说早已知道胯下女子不只是有羞花闭月沉鱼落雁般的天香国色,尚且身具媚骨,但血脉贲张的rou棒甫一插入,宗南却郎还是被gui头上传来的紧迫压力感到有点吃不消。狰狞硕大的浑圆gui头顶在朱韵妃荫道口处那纤薄娇嫩的chu女膜上稍稍停滞了一下,他的双臂紧紧地扶住她那娇柔无骨盈盈一握的纤滑细腰,在她不堪刺激的羞怯轻颤中,向花径深处轻轻一顶。

    “嗯”,白皙修长的纤纤十指猛地深深抓进陶世恩臂膀上的肌肉里,虽说檀口香唇已被男人的棒棒堵住,但一声凄婉妩媚的娇哼透鼻而出。微微的刺痛传自贞洁圣地,朱韵妃秀眉紧蹙,凤眸迷离,一行晶莹的清泪沿着已变得苍白的秀滑桃腮淌落,开苞之痛和失身的羞意在芳心交织。

    陶世恩适时地提聚阳气,沿美入的檀口深入而下,护住她在破瓜之痛下堪堪欲断的心弦,而宗南却郎也强忍住花径内那异样的紧迫挤压所带来的刺激,让刺破了高贵的陵阳郡主的娇嫩chu女膜的粗硕棒棒暂缓深入,以减轻胯下美人儿的破瓜之痛。

    丝丝缕缕鲜红殷殷的处子落红渗出紧紧箍住插入巨棒的娇嫩花唇,溢满粉红嫩白的两片荫唇向下流去。朱韵妃羞赧而绝望地知道以前那个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的她已经不存在了,但她不知道的是,此时插着自己的男人涂抹在他阳物上的西域香料已起到了他预期的作用。在这种香料的作用下,她下体蓬门初开处撕裂的chu女膜边沿慢慢地愈合。

    感觉到胯下女子那一丝不挂娇软无骨的赤裸胴体渐渐从失身破瓜的刺痛中松软下来,宗南却郎再也忍不住rou棒传来的那一阵阵缠绕紧夹的销魂压迫感抬臀挺腰,粗硕如年轻人般的滚烫rou棍挤迫开层层叠叠的膣壁嫩肉向幽遽的荫道深处缓缓地静静地滑去。

    梆硬如铁的粗大异物向自己体内深处的侵略,没有带来意想中难捺的刺痛,反而将一种酸酥难言的充实紧胀感传入朱韵妃因失贞的哀婉而一片空白的芳心深处。那种令人浑身骨软筋酥全身冰肌玉骨莫名轻颤的酥麻酸痒,随着越来越充实紧胀的感觉更加强烈。伴随着这种新奇销魂的快感,蓬门初开的她发觉体内深处漫涌着阵阵暖流,浸湿了那深入幽境的巨物。羞人的本能反应令她本来苍白的优美桃腮瞬又晕红一片。

    粗壮的棒棒在深遽幽暗的荫道内不断钻探深入,在因了他的紧压而不能羞抬轻挺的纤腰雪臀一阵阵的僵紧绷直中越来越深,越来越深。硕大浑圆的滚烫gui头在一路深入中钻探出股股湿腻yin滑的仙汁玉液,感受着胯下天生媚骨的陵阳郡主荫道内火热腻滑的膣壁和滚烫的粘膜嫩肉无与伦比的缠绕挤压紧夹含吮,宗南却郎暗暗下压。粗长的棒棒终于尽根而没直插花心。

    紧胀充实的异样快感一路深入,直到花心深处,朱韵妃娇躯轻颤芳心欲醉,那火热鲜明的新奇刺激早已冲淡了破瓜之时些微的疼痛,似乎还稍稍减轻了浑身酸痒酥麻的难捺感觉,但敏感的玉体象还不满足,若不是娇傲芳心的羞赧不堪,怕已经挺腰抬臀以迎合巨物的深入好彻底解除令人骨软筋酥的酸麻。

    被一个西域僧人的棒棒深入仙体花心的羞赧似乎也没有减轻那种紧胀充实

    的强烈快感,但高贵的陵阳郡主还是芳心羞赧万分桃腮晕红娇艳。而那个男人似了解胯下女子的矛盾芳心,深入花心幽境的巨大棒棒稍停不一会儿,便开始在深遽幽暗的紧窄荫道内轻轻地蠕动起来。

    霎时一阵更令人心醉神迷的新奇刺激从花径深处一路蔓延,瞬间传遍浑身冰肌玉骨直透芳心脑海,这种叫人欲罢不能的快感刺激岂是刚才那种酸麻酥痒的感觉所能比拟的,朱韵妃只感到在这种令人心儿狂跳的快感刺激下芳心一阵阵紧张痉挛般的轻颤连连。

    虽说在荫道内层层叠叠的粘膜嫩肉火热万分的缠绕紧夹下恨不得猛冲猛刺,但是宗南却郎不敢一开始就太过猛烈。天生万分细狭紧窄的娇小荫道本就才开苞破瓜初容巨物,就算因了他特意涂抹的西域催情香料,荫道口蓬门初开的chu女膜边沿已渐渐愈合,但一上来就狂风暴雨难免还是会令她感到不适。他耐心地等待着香料完全挥发,只是极轻极柔地在贞洁的荫道内蠕动着,好让异常狭小紧窄的荫道膣腔适应男人的巨大梆硬。但就只是这样极轻极柔的蠕动,也令他心神狂荡,要不是凭着多年征战花丛的丰富经验,换了别的血气方刚的青年的话,在这天生媚骨的陵阳郡主体内那层层叠叠的有力紧夹挤压下早就一泄如注了。

    令人魂销色授的强烈快感犹如海浪般一波又一波延绵不断,越来越激烈也越来越生动。原本因破瓜之痛稍止而松动的纤纤十指又不自觉地渐渐抓紧。本能的冲动驱使朱韵妃就欲抬腰挺胯以追逐更凶更猛地销魂快感,但固有的高傲芳心却令她只有羞赧万分地脉脉承受着一波比一波强烈的欲焰浪潮将她渐渐淹没。深入体内幽境的粗硬棒棒轻轻地缓缓地蠕动着,荡起一阵阵地肉欲快感蔓遍浑身胴体,也挤磨出一股股的仙液琼浆在幽深的荫道中泛滥。

    yin濡腻滑的爱液令她蓬门初开的chu女荫道不再生涩,也令男人棒棒在荫道中的轻轻蠕动不再生硬,但狭小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qiliuwx.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