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沧海行6云录第16部分阅读  沧海行云录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沧海行6云录第16部分阅读 (第3/3页)

将她子宫内朱韵妃的阴元重又吸出。

    没了诸多顾忌,陶世恩迫不及待地将再次回复雄风的rou棍狠狠插入虹女紧窄的荫道深处抽插起来。在半空中吊了老半天,好不容易盼来真个销魂,虹女不由得娇靥羞红着热烈迎合,二人旁若无人地疯狂交媾起来。

    憋了老久的宗南却郎也忍得辛苦,他再次回到一丝不挂的朱韵妃身旁,分开她优美的雪白玉腿,挺腰将粗大的阳物插入仍yin滑湿濡的荫道花径,gui头马眼堵在子宫口上将阴元回哺。

    终于可以放开手脚大块朵颐了,他也不由得心神暗凛,千辛万苦地忍了这样久,可不想见花就谢。俯身张嘴含住郡主娘娘美丽娇挺的椒乳上那粒娇艳欲滴嫣红稚嫩的可爱乳头舔擦吮吸,一手抚握住另一只娇软丰盈地雪白玉乳揉捏挤压,并不时地抚弄撩逗着那同样嫣红可爱的稚嫩乳头,而另一只手则紧紧搂住盈盈仅堪一握的如织纤腰用力向上提起,使朱韵妃平滑的小腹和胯部更紧密地与自己楔合,下身阳物则开始在她那天生细小紧窄无比的娇嫩荫道中不停地挺动抽插。

    这样子的多点猛攻,别说是花蕊初破的清纯处子,就是成熟少妇怕也禁受不住,朱韵妃心脉初续,定力未复,更是不堪刺激,初尝个中妙味的她又不由得丽靥晕红既羞且怯地沉沦欲海。粗大梆硬的棒棒撑开层层叠叠的膣壁嫩肉直捣黄龙,次次都直抵幽深的荫道尽头,硕大滚烫的gui头重重地撞击着含羞娇绽的稚嫩“花芯”。

    强烈的快感令朱韵妃一双雪藕般洁白的玉臂无所适从,就象欲海沉沦中想要抓住什么救命的浮木,当他的棒棒深深插入荫道的底部时,似怕那粗长棒棒更深地进入她体内,一双白皙纤嫩的可爱小手慌乱地娇羞撑拒在他肩膀上,而粗硕的rou棒棒身与她荫道内娇嫩敏感的粘膜膣肉的强烈摩擦挤刮更令她雪白秀美的纤纤十指紧紧抓进他的肩肉里。樱唇瑶鼻里怎也抑不住的连连娇啼轻哼更令美貌绝色的“紫衣鸾凤”丽靥晕红,芳心娇羞万分。

    宽阔的大床上两对精光赤裸的男女疯狂yin乱交媾着,而最令人骇异的莫过于国色天香的陵阳郡主正被一个身材魁梧强壮的西域喇嘛奸yin蹂躏得欲仙欲死羞羞答答地娇啼婉转。

    粗硬硕长的棒棒在嫩滑yin腻的幽深荫道内疯狂地抽动插入,虽然已使用了平时能连御十女的药量,但也禁不住胯下媚骨天生的郡主娘娘荫道膣壁内那层层叠叠的粘膜嫩肉火热的夹紧。辛苦地憋了老半天,宗南却郎也不愿再忍,他再一次狠命地将粗长梆硬的棒棒直插入狭窄荫道的最深处,硕大的gui头撑挤开娇嫩滑软的子宫口,将浓浊黄稠的阳精老窖直射入朱韵妃深遽的子宫内

    “啊”早已沉入欲海深渊中的朱韵妃被他滚烫的阳精一激,立时娇啼出声,一丝不挂的玉体痉挛绷紧,一双优美修长的雪白玉腿攸地在他臀后盘起,将他紧紧夹在胯间,荫道花径中滚滚阴精喷涌而出。

    春日里的清晨,一阵春风袭来,带来清翠的气息。柔弱的小草随风摇摆,芬芳扑鼻的兰蕙荪芷,生意盎然的舒展开来。眺望远处澹蓝的天空,一轮红日自天际东升,极目之处,明霞散绮,晴彩浮空,万里云开,乾坤一朗,丽景无边。

    李柳儿步履轻盈地走入为于沧海山庄最幽深处的西院落。此处是上官世家的家主上官别的居处,一向少有人涉足,但李柳儿却是一个例外,因为她是侍侯上官别夫人李花语的贴身侍女

    一道长廊,两旁排了十多个门户,装饰极为考究,由廊顶垂下多盏精美的吊灯,映照出廊壁的暗雕花纹。李柳儿走在绣有各种奇形怪状山精海怪的素绿地毡上,周遭静悄无人,一路行来不闻丝毫声息。来至廊道尽头一个看似卧房的房间处,与其他各室相比,它显得要宽敞的多,镶嵌在门框上的珍珠宝石散发出五彩眩光,映射在她如花般的青春娇容上,异常光彩夺人。

    李柳儿举起素手轻扣门弦,当一把娇媚悦耳但显然有意压抑的女声“进来。”

    传来时,她便知道此刻环儿必然已经入睡,否则夫人不会这么压低嗓音说话,当下更是放轻脚步,应声走入室中。

    室内有一男一女,相对丈许,悄无声息的坐在室中仅有的两张座椅上,二人的目光俱是凝神注视在那女子怀中的一个包裹状的物体上,满是爱怜之色,对李柳儿的进来仿佛视如不见。

    李柳儿转目望着那包裹中的婴孩,不禁暗忖:“庄主虽有子嗣,但毕竟环儿是夫人的第一个男孩,庄主已年近五十,老来得子,亦难怪他们钟爱异常呢”

    唇红眉黛,明媚照人的庄主夫人李花语,宛如一个普通的美艳妇人慵懒地坐着,目光不时在怀中婴孩和对面的上官别身上巡回,满含柔情。她梳着高髻,却不着一钗,满头青丝光泽黑亮,由一跟绿色丝带系紧,不见一屡散发,整洁而干净。

    她已不再年轻了,三十年流逝的时光,或多或少地在她身上留下了岁月的刻痕。往昔秋波流动,顾盼生辉的一双美眸,如今却浮现出了极淡极淡的鱼尾纹。

    可在李柳儿看来,她的容貌姿色却是一点没有衰退,相反,比之五年初随上官别自京师来到沧海山庄时更显得妖媚冶荡,风姿撩人,举手投足间自然流露的成熟韵味,使她越来越绰约万般,风情无比。

    此际,除了胸前那包裹着婴孩的一截绸缎外,李花语上身竟不着片丝,两只光滑粉腻得宛似欲滴的玉臂环抱,小心翼翼地轻摇着紧贴双乳的包裹,口里轻轻的哼吟着。那截绸缎丝毫不能掩住她胸前玲珑凹凸的完美曲线。那两只膨胀如圆球般的ru房,浑圆硕大,似精雕细凿的玉山,颤巍巍地高耸着,丰满坚挺的乳峰没有丝毫下垂,益发衬托得那纤腰若柳,虽说是刚生完孩子,但在奇异功法的修炼下,很快变恢复成以前般诱人模样,不盈一握。

    李柳儿目中闪过一丝艳羡的神色,不觉暗自将原本高挺的酥胸忘里缩了缩,略略有些自卑起来。

    李花语此刻除上身裸赤,纤腰美脐外露,只用一方透明薄纱紧包着浑圆丰满的雪臀。薄纱两端在小腿肚脐以下系以蝴蝶结,隐约掩住两腿之间茵茵如草的柔黑细毛。而结纱处的圆润肚脐正中,赫然正穿着一枚淡淡银光熠熠四射的晶环,约有小指粗细,上刻奇异纹像,又似是刻有米粒大小的一字,却是不甚清楚。

    李柳儿不敢打扰静默中的主子,垂首暗中打量常常在和上官别单独相处时作此装扮的夫人,直至李花语终于抬起臻首,望着她轻声道:“柳儿小心,环儿好不容易吃饱谁着,莫要弄醒了他,闹将起来又得一番手脚。”

    低声应了声是,李柳儿双手接过夫人递来包着婴孩的包裹,又暗瞥了下突然站起来的上官别,知道房中这二人又将例行如常的作些什么,俏脸红透,逃命似的匆忙退了出去。

    上官别身材修长,白面无须,隆鼻阔目,棱角分明,边细微的弧线显出坚毅的个性,眼神深邃悠远,眉宇间英气逼人,顾盼中显露着自信的神采。一看即知是个心机深沉极有城府之人。

    上官别来至李花语身前,手臂搂上她的腰肢,凑近湿润醇厚的红唇,吮吸着她主动送过来的香唇,左手缓缓地抚上硕圆高耸的酥胸,手掌盖住那一手不能尽握的淑乳,不住搓捏掐弄。圈抱柳腰的另一手则顺着她光滑的脊背,一路探伸下来,直至她那又滑又软且弹性十足的肥臀,猛然重重的拍了一下,立时在粉嫩洁白的臀肉上,应声露出了五指红痕。

    极是柔顺娇媚正自享受着的李花语娇躯一颤,哎哟了一声,却因樱唇被封,听来就像是咿唔做声,怨嗔的横了这在她娇躯上肆虐的男人一眼,娇媚无伦。

    上官别继续和身上娇娃作着唇舌之交,眼中尽是yin虐的快感,一指沿着深厚的臀沟探索,尚不时顺手轻拔抽拉丛丛细黑的茵毛。李花语此刻脸似红霞,媚眼如丝,肩蠕股动,不由自主地大声叫唤着,若非上官别紧搂着她,怕不早已软瘫在地。

    上官别似是极喜玩弄那那对原就极为丰满,此刻因涨满乳汁更是肿胀硕圆的ru房,搓揉捏掐,极尽花势,使软软乎乎的酥胸变换出各种形状。突然一股粘稠的乳白液体,犹如决提之水,从那早紫涨硬挺的乳头喷涌而出,直激得她浑身战栗,燕转莺啼,娇哼曼吟。

    见她反映如此激烈,上官别更是兴致勃勃,指上用力,似是要把她的ru房抓破捏碎,将她粉嫩的乳头拉扯下来一般。李花语大汗淋漓,脸色绯红,娇喘连连,两只乳头鲜红似欲滴出血来,只觉ru房阵阵酥麻,渐渐散布全身,血液急流,似要随乳液一起激射出来。不由紧闭俏眼,细眉微颦樱唇略张,呼吸急迫。

    上官别蓦然双手托在她臀下,将玉腿挂在肩头,那泛着淡淡幽光的秘穴立时显露眼前,李花语正觉胸中窒闷,沉迷在一种强烈到无可抑制,似乎要将她体内空气全挤出去的美妙感觉的时候,令她无数次魂牵梦萦,熟悉无比的坚挺rou棒倏然硬生生地插进她的秘穴里去。泛滥湿热,娇嫩充满弹性的肉洞,立时将硕长rou棒吞入,一下子全根尽没。

    第三十七章 隐秘

    感受着阵阵湿黏的热流不断刺激rou棒,紧拥着李花语抽搐的玉体,上官别在紧窄的肉洞中抽送,渐次着力。李花语似已被欲火完全烧化了,星眸迷茫如雾香肌晕红若火,那双修长的雪白玉腿紧箍在尚万年腰间,随着他托住她腰间的手的来回辅助,挺动纤腰,好让秘穴承受着男人一下比一下更凶猛激烈的冲击。

    美艳的胴体似能透出火般地紧贴着他,李花语纤腰圆臀不停扭转迎送,迎合着他的动作。在声声呻吟当中,只觉高潮的快乐一波又一波地袭上身来,一次又一次地将她灭顶。发烫的秘穴已不知给尚万年插过了几千几百次,津液纷飞,混着那狂野而美妙的滋味令她的血液都似沸腾了起来。原本美眸迷茫,似完全沉迷的她扭摇慢慢软弱,变成由男人全盘主导。

    那如沐yin雨般水淋淋的胴体,现在只能在上官别的手下,随着他的动作而迎送,连声音都似随着泄身而绵软无力了,偏偏那跟给她无数痛苦快乐的rou棒似全无衰竭,在秘穴中干得更是大力,腰间的冲刺也更强猛。

    在一阵曼妙无伦的娇吟声中,李花语娇躯整个抽搐了起来,秘穴中汩汩液体喷薄涌出,丢精的美妙快感彻底领了她的身心。但无数次和这个男人交欢的经验,使她知道,凭他深厚的功力还能支撑一段时辰。

    果然上官别的欲火还未曾消散,他双手箍住纤腰,让李花语湿透的秀发披地上,rou棒抽插奸yin的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