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沧海行7云录第17部分阅读  沧海行云录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最新网址:m.qiliuwx.com
    沧海行7云录第17部分阅读 (第1/3页)

    作全然不见轻缓,干的她秘穴里yin液一波一波地直喷而出,似是无有断绝。

    上官别压在女人身上不停地抽送着,嘴贪婪地狂吻着她挺拔高耸,十分柔软,带有弹性的洋溢着乳汁气息的乳峰,噬咬着她香甜温润的圆唇和每寸肌肤,他粗糙的舌头拱开嘴唇,伸进她的口中不停地乱搅着,而下身被这一切所激动着,发狂地抽送着。

    闻着李花语诱人的体香,看着娇美满是汗水的绝世容颜,感觉着女性身体内温热而又刺激舒服爽透的快感,尤其是那来自下身的不自觉的抽动,像一张小口裹住了rou棒,不停地拼命吮吸一样

    终于,犹如一阵山崩地裂,像洪水涌来一般,那被上官别以深湛的功力压制的jing液喷薄而出,此际他宛如发疯般,用尽全身力气紧紧地抱住了李花语,大嘴死死地咬住右边的乳峰,rou棒像有无穷的力量一般拼命地抽搐着,往里顶着,口中发出了像野兽一般的吼叫。而李花语先是起了一阵轻颤,既而身体不自觉地迎合着这股浪潮扭动着,而秘穴内也像小口一般一下一下地吮吸着这似乎无穷无尽的温暖的液体。

    她感觉到一股暖流自下身一直传到胸口,而且力量十足,射击般撞击着她的身体,而男人的rou棒在怒胀着,胀得她的下身似是不堪承受。她用尽最后力气发出了一阵阵的呻吟,不知她是因为欢娱还是由于尚万年咬她的乳峰,抱她的身体而感到疼痛时发出的痛苦呻吟,她发疯般抱着男人正在咬她的乳峰的头,身体剧烈地迎合着那股浪潮而扭动着,全身肌肤起了一层晶莹的汗珠

    “啊”两人同时叫声出口,上官别只觉后腰一麻,滚滚浓精如黄河之水决堤般喷洒而出,点滴不剩地浇灌在单美仙酥烂娇嫩的花芯上,将这成熟美妇烫得失声娇呼,双腿不由自主地夹紧了他的腰,柔顺的抬起臀部迎接这浪潮般汹涌而至的冲击,又一次地攀上了欲仙欲死的情欲顶峰。

    半晌,他和她的喘息才告平复,缠绵过后的身子虽还不舍得分开,可疲惫已使两人都懒得稍微有些动作,就地躺了下来,躺在了洒满香汗和yin液的冰冷地面上。

    上官别粗喘了一口气,似是意犹未尽的叹道:“花语啊,你还记得我们有多久没这么畅快过了啊”

    李花语将臻首斜依在男人那长满粗硬黑毛的宽厚胸膛上,以撩人的嗓音软语娇吟道:“自花语怀上了环儿后,庄主你就不大理睬我啦,也不管人家有多寂寞空虚你好狠心呢。”说时,将一双犹自沾满二人jing液的修长玉腿,轻轻地蹭在他的腹部,绵软嫩滑的玉趾抵在那一刻之前兀自万般雄风,此时却如一条死蛇般的下体处,或以五趾弯夹rou棒,或用脚掌磨滑阴囊。眸中柔情似水,仿佛仍在回味方才的刻骨消魂。

    上官别尽情把玩着她的双乳,含笑道:“花语你以姹女心法反诀助我练功,本身已然真元大亏,你又怀上了孩儿,若再对你再大加玩弄,叫我怎忍心呢何况你若是有个三长好歹,李公公焉能饶了我”

    李花语想及那名义上的义父李振易的恐怖手段,不禁打了一个寒噤,秀眸中射出不能自抑的恐惧神色。上官别见她这付情态,知道她心思,虽然此刻身在沧海山庄,但却是无从逃避大内锦衣卫传来的任何一道指令,就是他自己,身为上官世家的当代家主,亦于多年前投入了那人的门下,见识过他的能耐和手段,对大也是心寒不已呢,此刻一时无从安慰心爱的人儿,只是默默关注着她,眼中射出安慰的神色。

    他一边自思量一边用手顺着怀中女子起伏的线条滑动着,只觉在汗水的润滑下,手掌摸着有一种粉腻酥溶的快感。李花语在魔手的肆虐下微微呻吟着,软软的伏在男人的身上,一层细小的汗珠布满了光滑的裸背,在室中烛光下闪着精莹的亮光。

    上官别突然大力在那对兀自颤挺的美乳上狠狠地掐弄了一吧,李花语“哎哟”了一声,娇声呼痛,惊醒过来的上官别低头看时,只见李花语欺雪赛霜宛若绸缎般腻滑的香肌雪肤,突现几丝红痕,几乎被他揉破。

    李花语柳眉轻蹩,不解道:“你怎么啦,弄得人家这么痛”

    上官别双目精光大盛,须发无风自动,显示出深不可测的功力,摇头道:“陶世恩带着那西域喇嘛前来,要求给以一间屋宇,三日为期,不得打扰你说他为何这么做”

    李花语不见丝毫岁月痕迹的秀脸上,露出惊愕的神色,不满道:“你在说什么呢此情此景,你不知怜香惜玉,却来提陶世恩作甚”

    上官别回复平静,露出歉然之色,道:“对不起,不过此事困饶了我多时,方才一时失神,你不用介怀”

    李花语横了他千娇百媚的一眼以示不满,随口道:“是啊,这陶世恩端地行止古怪,还带了那么多昏迷不醒人事之人,且多是高手,公公向来头疼的丐帮帮主向天啸居然还在其内,可真令人费解”

    上官别点点头,沉思道:“陶仲文贵为当朝国师,圣眷正隆,又是天下道门的领袖,我上官世家向来在表面上归附于他,此次陶世恩来此,我不得不给他面子。但是其中似乎有极大的麻烦,你想想,向天啸岳玄机法华等人都是武林名流,个个都大有来头,极不好惹,这次却全都受伤被擒,我们沧海山庄将人扣押下来,若是被人得知,还不知是怎样的二天大麻烦,以后可永无宁日啦”

    李花语神情专注,美眸在他身上流转着,正欲说话,突见后者脸色微变,她不由玉容一鄂,正欲说话,一阵脚步声传来。从其步声看来,该是侍婢李柳儿。

    果然,李柳儿那娇柔恭谨的嗓音在室外道:“夫人,庄主,西院李总管着婢子速速前来禀报,一直壳居庄中的北天居士穆大先生没有留下片言只语,突然不辞而别,不知去向”

    她和那西院总管李宗道都是跟随李花语嫁入上官世家的随从,所以一向都以李花语为主,称呼上也将自己的主子放在了前面,上官别却也从来不曾介意这些。

    他侧耳倾听,默然不语,沉着冷静中有种处变不惊的从容,鹰里般的眼楮蕴藏着雍容自若的特质,气度极为慑人。

    李花语眼眸异彩涟涟,紧盯着眼前做了自己丈夫五年的男人,回忆起以前无数个缠绵消魂的美妙时刻,暗忖:“当初义父用尽各种方法培养我们姐妹,分别嫁入了当世各大豪门,作为朝廷的内应,监控江湖动向。虽然内心不愿,却只能尊奉号令,偷偷别了庄郎,满怀凄苦地来到了这沧海山庄。这多年下来,也许自己已经习惯了这种日子,在眼前这个男人的无言关怀下渐渐接受了他对自己的真情”想起旧日情爱,此刻被上官别占据的内心顿时浮现出那个让自己倾心相爱的侠义少年江湖俊彦,他为了自己甘愿叛出名重武林的师门,奈何却只能辜负此番深情了,今生无报唯期来世了这多年来,想必他也老了吧世事如棋,岁月轮番,谁又能料得到那人世的浮沉呢

    上官别眼内异芒骤闪,自言自语的道:“嘿嘿,奇怪的事情都还一篓子的来啊穆大先生住得好好的,为何却要不告而别呢陶世恩今日刚来,他马上拔脚就走,其中莫非另有渊源嘿嘿”

    门外的李柳儿久久不闻房中有动静,不觉提高声音道:“夫人庄主,有何指示,宗叔尚在等婢子回话呢”

    望着李花语射过来提醒的眼神,上官别心神一懔,吩咐道:“柳儿你着宗叔到穆大先生的居室去整理一下,房间暂时空着。同时通知外院的海总管,让他妥善招待好陶世恩一行,等他同意见面的时候再告知于我”

    李柳儿恭声应道:“是。”

    李花语显然记挂着另一事,插口道:“环儿你需仔细照顾好,千万不能有甚错失你若照顾不来,就抱来给我吧”

    李柳儿点头肯定的道:“婢子会小心的,夫人和庄主放心好了。婢子去了。”

    脚步轻盈,逐渐消失在室内二人的耳中。

    上官别望向李花语,脸上满是奇怪之色,问道:“你说这穆大先生突然离去,是否因为陶世恩之故”

    李花语微叹一口气,犹豫片刻,玉容现出沉毅坚决之色,显是做了决定,樱唇轻启道:“庄主,你可知道那穆大先生的真正身份是什么”

    上官别眉梢一扬,道:“怎么”

    李花语沉吟的道:“此事我本不打算说出,但此刻不讲又难解你心中疑惑。

    你我夫妇多年,我所知晓的告知于你也没什么,只是你千万要紧守口风,否则泄露出去,义父那可交代不了“上官别不由大感兴趣,好奇的道:”究竟什么事,还牵连到了李公公你说吧,我的为人你还不放心吗“

    李花语沉默片刻,似乎在整理说话的思路,隔了半晌方缓声道:“其实穆大

    先生的真正身份是西北白莲教的教主与国师陶仲文江南楚临川以及唐门门主

    齐名天下四尊之一左丘未名。北天居士不过是他用来掩人耳目的工具,天下武林除了大内锦衣卫外莫知其真正出身“上官别闻言不由失声道:”白莲教“

    李花语望着他因吃惊而略有些变形的脸,这种情形在自他执掌上官世家一俩已越来越少见到了,此刻变成这样当然是内心极度震惊了,想不到主在自家山庄多月的闲客竟然会是人所震惊的白莲教主,心内诧异莫名

    李花语解释道:“非是我可以瞒着你,他虽是客居此处,但好似没什么不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qiliuwx.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